温馨提示:网站即将改版,为避免浏览时出现问题,建议使用IE浏览器,并按说明进行设置 >> 访问说明(请点击)
农历己亥年(猪) 二月十四
 
茶与酒的玄思
作者:宋海珊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8/12/3 点击次数:229555
 

犹爱杜小山的那首诗:“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正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古人常将茶与酒联系在一起,茶酒人生中,时光如白驹过隙。

茶宜品,酒宜饮。

品茶适于幽窗棋罢,古琴三弄,尤其明月清风夜,一张云石桌子,一盆清新淡雅的素心兰,三五友人,浓茶淡水,细斟慢酌,永昼清谈,诗曰:“入座半瓯轻泛绿,闲缄数片浅含香”。

饮酒宜抒诗情。菊黄蟹肥,赏花酣酒,最好雪夜,“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生命的诗意与空灵做到了极致。

茶性平和,茶中有雅兴;酒性刚烈,酒中有侠气。故君子爱茶,诗人爱酒。茶无喧嚣之形,无激扬之态。一盏浅注,茶叶在杯中徐徐展开,品一口,苦中带涩,涩中有甘,人生的滋味便在品茗中回味悠长。所以茶是优雅、脱俗的,“竹雨松风琴韵,茶烟梧月书声”,茶成为中国文人士大夫享受生活、修身养性的乐趣之一。酒有兴近乎侠,侠生情近乎诗,诗呈美近乎酒。三杯下肚,豪气顿生,醉卧沙场,横槊赋诗,“古来征战几人回!”李白斗酒诗百篇,天子呼来不上船;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酒乃性情之物,“无花无酒过清明,兴味萧然似野僧”,手捧玲珑之樽,吟诗作赋,叙旧谈心,或流觞曲水,列坐其次,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或者寒夜,久别重逢之友,在那贴着素底碎花墙纸的雅间,围一浓汤滚滚的火锅,大快朵颐,开怀畅饮,岂非人生一大快事!

茶为涤烦子。据《唐国史补》载:“常鲁公(唐代煮茶名士)随使西番,烹茶帐中。赞普问:‘何物?’答曰:‘涤烦疗渴,所谓茶也。’因呼茶为涤烦子。”谜语“草木之中有一人”的谜底就是“茶”字,人在草木间,远离凡尘俗事,吐纳天地精华,神清气爽,何以有烦恼之虞?我的一位女友喜欢茶,之前生了场大病,初愈后第一次请我去她家,便端来精致的茶壶,说是刚在景德镇瓷器展销会上淘来的。看她如何含着恬静的笑容放入茶叶,着盖,静静的等待。看她斟茶时低着的眉,像水中绽开的一枚细长的茶叶。“生命的每一天都要珍惜,忘掉烦恼,可不能辜负了这满室的清香。”

酒为忘忧君。“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遥想魏晋之际,政局不稳,文士动辄得咎,竹林七贤为逃避祸患,放浪曲蘖,恣情山水。他们不求名利,以酒交友,借酒消愁。七贤中嵇康生性耿直,而酒后尤甚。他不愿与竖子们同流合污,毅然决然地与山涛绝交,“游山泽,观鱼鸟,心甚乐之。一行作吏,此事便废,安能舍其所乐,而从其所惧哉!”嵇康终是遇害,留下千古绝响《广陵散》。

酒满茶半。茶要浅,从来茶道七分满,留得三分人情在。半杯茶始终是故有的积淀,是对人生的参悟和把握。酒要满,要的便是那种一饮而尽的张狂和释放,展示的是人性的博大胸怀和生命的圆满。

茶要新茗,酒需旧醅。茶越品越清醒,酒越饮越兴奋。 有人就是看中两者截然不同的性格,正好用来互补不足。人们嫌灌下整杯威士忌的感觉太刺激,混入绿茶便发挥中和作用,将冲击着喉咙的酒精热度减退,渗出点点余甘,那种介于茶与酒之间徘徊不定的口感,有点梦幻,却更能显露一杯威士忌的深度来。自此,人们被深深吸引,并努力开发更多混入茶类的酒。 比如有一种白毫乌龙, 是以被小绿叶蝉叮咬吸食后的茶青作为原料制作出来的茶,按照大约10:1 的比例往茶里面加入白兰地, 有人如此形容:“ 仅是闻一下,便抵挡不了它那种奇妙的清香,再品上一口,一股类似茉莉花般的淡雅香气直冲味蕾,入喉之时,微微带点酸酸甜甜的感觉,不觉让喉咙一振,它便顺势滑入胃中,成了佳饮......”

茶酒二事,貌似不同,其实都是采草木菁华,最后用时间来积淀那一点香气,那一点甘醇。用料考究的茶叶与白酒,皆能长期存放,愈久弥珍。如远年的广西六堡茶可以入药,陈年的凤凰单丛茶可以通经络暖身心,而陈年的老窖,所谓高度白酒,经过储藏后,已消辛辣之生气,更觉厚重。

偶翻茶经,见到酒仙李白的一段茶事。李白的侄子李英在荆州玉泉寺为僧,号中孚禅师,尤喜品茶。唐玄宗天宝十一年,在金陵栖霞寺叔侄二人幸会,中孚禅师拿出诗稿请教李白,并赠玉泉寺产仙人掌茶数十斤。李白大为高兴,当即作《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茶因人名,于是仙人掌也便入了唐代名茶谱。想起2014年习总书记在比利时布鲁日欧洲学院谈到中欧两大文明时曾说:“茶的含蓄内敛和酒的热烈奔放代表了品味生命、解读世界的两种不同方式,但是,茶和酒并不是不可兼容的,既可以酒逢知己千杯少,也可以品茶品味品人生”。当时他以中国人喜欢的茶和比利时人喜爱的啤酒为喻,生动阐释了不同文明之间“和而不同”的道理。茶酒一味,也无不可。饮酒品茶,关键要有适合的心境。只要心宽,花前斟酒、静室品茶都不再是一件奢侈的事。

酒须逊茶色淡幽,茶却输酒酽洌香。冯唐写茶酒写得妙:“酒要喝陈,只能和你喝一两回的男人是不能以性命相托的酒肉朋友。茶要喝新,人不该太清醒,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不必反复咀嚼。酒高了,可以有难得的放纵,可以上天摘星,下海揽月;茶深了,可以有泪在脸上静静地流,可以享受一种情感叫孤独。不是冤家不聚头,说不尽的茶与酒。在这似茶般有味无味的日月中,只愿你我间或有酒得进。”

世事沧桑,人生坎坷,品饮之间自能体会出苦涩与甘甜。《菜根谭》有语:“花看半开,酒饮微醺”,或许,寻得那样的趣味才是人生所向往的一种大境界。

打印文章 关闭
版权所有:中国农工民主党安徽省委员会 地址: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省行政中心3号楼) 230091
联系电话:0551-62603596 E-mail:ngdahsw@163.com
皖ICP备07004919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