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农历戊戌年(狗)  十一月初九
 
又闻端午粽飘香
作者:许丽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8/6/7 点击次数:401262
 

记忆中的每个节日都那么难忘,尤其象端午、中秋以及过年这样的节日,因为有其独特的食品,就更让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数着指头盼日子了。又快到端午节了。妈妈电话里和我商量说哪天回去过节的事儿,心头不由得浮起暖暖的感觉。其实现在的生活哪天不是过节呢?要是跟现在的孩子说过节吃粽子,他一定嗤之以鼻:“切!吃粽子?”其言外之意自是不言而喻,他又哪里懂得老人让儿女回家过节其意义远不在于吃呀。
    在我的老家皖西,是用笋叶来包粽子的,清明前后,竹子拔节,褪下的新鲜老笋叶就会被有心的妇人们收集起来用作包粽子。小时候,每逢端午节前半个月左右,妈妈就会买好糯米,和我们三个孩子一起,巴巴地盼着五月初五的到来。终于盼到了那一天,晚上放学回到家,看到忙活了一天的妈妈早就将采集好的笋叶用开水煮软晾好了,泡好了米,搬把小椅子坐在厨房里的小饭桌旁包粽子。我们姐弟围在旁边,踊跃地要帮忙。妈妈就笑着佯打我们伸出去的小手:“去去去,别添乱!”我们撅着嘴巴缩回手,在旁边眼巴巴地瞅着,打赌猜这一盆米能包多少个粽子,然后盘算着自己一口气要吃多少个才解馋。橘色的灯光将妈妈的脸庞镀上了柔和的光影,好看极了,每一匹笋叶在妈妈手里绕成了花,系绳也很有讲究,需用妈妈亲手纺出的棉线,不能太紧,那样煮起来受热后容易裂开;也不能太松,否则煮熟的粽子不紧实没嚼劲。终于快包完了,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妈妈都会把盆里的米一粒一粒地捡起来放进粽叶里,生怕浪费了一粒。然后生起锅灶,开始煮。煮粽子的火候也是有讲究的,开锅后一定要小火慢慢煮,这样煮熟的粽子粘性最好,还不会破皮。感觉过了好久好久,粽叶伴着糯米特有的香味才慢悠悠地从锅里窜入我们的鼻腔,馋得我们直咽口水。弟弟则端着碗围着锅台打转,一遍遍催问:“快好了吧?熟了吗?”
    终于煮熟了,稍凉一下,剥开淡黄色的粽叶,沾着笋叶清香味的白生生的粽子那真是一种极致的诱惑,白糖红糖在这一天可以管个够,伴随着咯吱咯吱的还没来得及化开的糖粒声响,你根本就控制不住舌头是不是配合牙齿的咀嚼,急速地搅动和翻滚。我们姐弟敞开了肚皮吃,常常是碗里堆满了,还边吃边瞅着锅里,直到撑得肚皮溜圆。妈妈就站在旁边看着我们嘴角沾着的米粒儿笑着说:“慢点吃,别噎着了,锅里多的是呢。”而她自己在过节这晚总是比较了又比较,才挑一个最小的、有点破皮的吃。“趣腊酒深斟,菖蒲细糁,围坐从儿女。”时隔多年,那其乐融融的温馨画面依然清晰地刻印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第二天放学,弟弟会破天荒地不玩耍下了课就一溜烟赶回家,扒开碗柜门找粽子,妈妈一把拽住他嗔怪说,锅里给你温着呢,不能吃凉的!我说,怎么还剩这么多啊,妈你没吃吗?妈妈说,我早上吃的玉米粑粑,我喜欢吃那个。我撇一撇嘴巴说,一年吃到头,你还没吃够啊。边说边抓一个温乎乎的粽子在手里,这样连吃好几顿,我们终于腻了,不愿吃了。晚上写作业口渴去厨房倒水喝,看到妈妈端着的汤碗里足足有四个大粽子正吃得津津有味,我惊奇地说,妈,原来你也是喜欢吃粽子的啊?妈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们都不愿吃了,天热了,我怕放坏了。这样暖暖的谎言,当初小小的我竟然都曾信以为真。
    生活一天天好了起来。超市里、食品店随时可以买到粽子,各种馅料的品种齐全。可是总觉得没有小时候妈妈包的白米粽子那么好吃了。有一次老公出差,带回了鼎鼎有名的正宗嘉兴粽子。我边吃边问:怎么也觉着没有小时候的那般美味?儿子插话道:是因为那时的粽子里包裹着母爱呀。我恍然大悟,是的,是妈妈凭着自己的勤劳、灵巧和乐观,以及这无微不至的母爱,让我们曾经困苦的日子变得多滋多味 ,充满了甜蜜。
    每年的端午,妈妈照例会给我们带回一袋亲手包的粽子和蛋黄渗油的鸭蛋。如今,这包裹着母爱的端午粽似乎也不及小时候那般香甜了。只是,那又香又糯又甜的记忆中的端午粽以及吃完后那种拍着肚皮酣畅满足的感觉依然历历在目,让我回味无穷,同样不能释怀的,还有那沉甸甸的浓得化不开的母爱......作者系农工党蚌埠市三院一支部党员

 

打印文章 关闭
版权所有:中国农工民主党安徽省委员会 地址: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省行政中心3号楼) 230091
联系电话:0551-62603596 E-mail:ngdahsw@163.com
皖ICP备07004919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