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农历戊戌年(狗)  六月十一
 
父亲的午餐
————————————   吴龙飞
作者:农工党阜阳市委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8/3/7 点击次数:322400
 
 

父亲在我上大一时去世,如今快30年了。但父亲的音容笑貌一如昨天,整天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父亲解放前参加工作,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中小学校长。童年的记忆里父亲如白马王子,整天见不着,偶尔又会以高大的形象出现在我面前。时常给人一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感觉。直到1982年父亲因病离休整天和我们在一起,才慢慢知道,父亲很敬业,常年以校为家,开学当了校长还上课,寒暑假,开会、培训、为农民扫盲,按现在的话来说,父亲是个优秀的人民教师,却不是一个好父亲。但幼时的我,没有这个“觉悟”,没有这个视野,家里兄弟姐妹多,我长在夹缝中,也轮不到我去想这个。但父亲晚年颇有些“悔意”:当了一辈子教师,却没有把自己的子女培养出来一个。上一辈积下的一点殷实家当,在父亲晚年也没了剩余。等到我高中准备考大学时,家里已经是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因此父亲也就兑现了他砸锅卖铁供我上学的承诺。也许是父亲走前最后几年家里太过清苦,还有就是我最终成了我们当地几十年才盼来的第一个小状元,那些年我和父亲,苦并快乐着!

因为幼年时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时间太少,我便有意无意地把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光深深地刻在脑海里,并一直保留至今。记得有一年夏天,父亲在距我们家十多公里的公社中学暑期培训,已经记不清和谁一块去的,我要找父亲!我那时大概89岁,等我步行到学校时已经中午,真是又累、又饥、又饿,找到父亲并不难,因为父亲是当时我们县教育界的老前辈,又是老先进。已经记不清见面的场景,只记得父亲问我饿不饿,我说饿,父亲就拿一个瓷缸子,带着我到食堂门前排队,浓郁的猪油葱花香味扑面而来,刺激得我更是饥肠辘辘。终于吃的东西来了:一个白面膜,半瓷缸萝卜烧猪肉汤。记得那白面馍馍很白,是在农村吃五谷杂粮的我第一次见到,居然还有这么白的馍馍,馍皮甚至在日光下泛着光。猪肉汤里飘着些许猪肉丁、葱花,还有羡羡的一层油,香气扑鼻!在物资匮乏的年代,这真是求之不得的美餐。父亲把馍馍和肉汤给我,站在一边怜爱地看着我狼吞虎咽而又有点舍不得地把饭吃完。这是我一生中吃的最美味的一顿饭,如今回想起来仍回味无穷!父亲看着我吃东西的慈祥面容也是父亲留给我最最美好的回忆!

后来我在父亲的肩膀上长大了,考上了大学,有了工作,有了家。当我也成为父亲时,我时常想起父亲的那顿午餐。美味固然成为美好的回忆,可在那凭票领供的年代,我吃了父亲的午餐,父亲吃什么呢?父亲一定是中午什么都没吃!如今想起这件事我就耿耿于怀,不由得酸楚涌上心头,泪流满面。

如今的日子好了,如果父亲活到现在,我可以为父亲做一百顿、一千顿萝卜猪肉汤!可现在也只能想想了。

打印文章 关闭
版权所有:中国农工民主党安徽省委员会 地址: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省行政中心3号楼) 230091
联系电话:0551-62603596 E-mail:ngdahsw@163.com
皖ICP备07004919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