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农历戊戌年(狗)  六月十一
 
一个亲人 一所驿站
作者:黄山区教育支部 周越英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8/2/23 点击次数:436428
 

 

路过城中心大道边那个标志性建筑时,我总不由得慢下脚步,因为,我的一位至亲就住在这个小区。来来往往间,我对这个地方很是熟悉,在不同的季节里,即便对路旁的花草树木,我也曾一再投去过关注的目光,因松翠花艳而喜悦,因草枯叶落而怜惜,甚至渐渐熟悉了一些邻居的面庞身影,尽管也不清楚他们的名字。

熟悉这里是为什么呢?有时是应妈妈的要求来送点吃的,有时是帮帮忙跑腿问讯,也有时是有闲空就进门小坐。路,离我家不算太远,也不算近,但走着走着就习惯了。特别是有时周末散步路过,为了让腿脚休息一下,就推开门去小坐,闲聊几句,不觉柴米油盐的繁琐,反觉家长里短的随意,常常,小坐一会儿,我的心也暂时休整,然后,心安地回程。

但是,我的至亲半年前忽然患病离世,病中帮忙照料的辛苦很快忘记,顿失至亲的痛苦也渐渐淡却,当日常生活的疲倦卷土重来时,再次走过这里时,却有些难以释怀。我不能再去叩响某一扇门,不能再心照不宣地入座谈天,只能在小区前空旷的广场小憩一会;从此,只能让我的脚力在此歇息,却不能让我的心同时在这里放松;从此,这里不再是我春节拜年问候的必经之站,这里的建筑、草木、脸庞都停留在过往的册页里,直至远去模糊。

何止是这个地方呢?乡下奶奶的瓦屋里早已空无一人,父亲坟旁的小树已长大了许多,瘪嘴姑奶奶家的后辈都搬进了城里,单身的哑叔住进了镇里的孤老院,当通往乡村的道路越来越通畅的时候,当能够说走就走出行越来越便利的时候,却常常发现你无需再去某些地方了。同事说:今年过年只能守在这个小城了,外地的子女还未成家,年老的双亲早已离世,我们也渐渐成老人了。言语之间颇有几分无奈落寞。是啊,已不再年轻了,小时候的“妈妈菜”吃不上了,儿时的小伙伴散落到四处了,那些爸妈的老邻居也见不着了,有时已经找不到理由再去一个重温旧日时光的驿站了。或者,你兴致勃勃地出发了,要去找寻某一个印记,但斯人已去,印记模糊,你遇到一脸的茫然,只得调换行程,去追寻更远处的“诗和远方”了。

听着范玮琪略带沙哑的《那些花儿》,我总那么一次次动情: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

那些亲情驿站里的片段,或轻灵,或厚重,清晰的,斑驳的,断断续续,让我们的灵魂和脚步同行。所以,我们忍不住回味过去,追忆其实也是在重温旧日时光。所以,多情的人们才那么在意物候的更替,那么感慨岁末的一场雪,那么欣喜春初的一朵红,因为让我们魂牵梦萦的那一片风花雪月、那一场风雨兼程,也许正贮藏了我们点点滴滴的欢喜悲戚。

一个亲人,一所驿站。

打印文章 关闭
版权所有:中国农工民主党安徽省委员会 地址: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省行政中心3号楼) 230091
联系电话:0551-62603596 E-mail:ngdahsw@163.com
皖ICP备07004919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1